【佐鸣】Sayonara

幼稚园毕业文笔,高中学园AU,短篇,ooc满天乱飞,第一人称鸣人视角。

不谈人生不谈理想不扯大千世界。各位看官自取。

谢谢,给你番茄和鸣门卷吃。

笔/啦熊
 

今天是非常凉爽的一天。

 

现在是上午最后一节课,我在三楼窗口往操场那看,因为现在你大概在上体育课。

 

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。

 

我一边注意着教室内的情形一遍在操场上搜寻着你的身影,那个总是在人生路上迟到的老师还没来,以致于教室里闹哄哄的,尽管这样,我还是只身一人。突然地,门被拉开,半个身子探了进来,“啊呀,今天老师……”“太迟了——!”

 

老师干笑了下,课程开始了。

 

国语课很枯燥,我讨厌死板的文字,我不住地往窗外看,天气很好,花坛里的绿植长得非常茂盛,一旁的水壶还沾着些水珠,看样子是刚刚有人照料过。天上飘着白白的云,那一朵的形状真像你啊。发呆了好一会,我仍不知老师在点名接读文段。

 

直到坐我前面的那位女生站了起来,用小小颤颤的声音念完文字,我才反应过来。

 

“好,下一个。”

 

我往后推推椅子,正要站起来,却听到后座已经念着下一段。我不解地望着他,他很专注,完全没注意到我。我回头望了下老师,他看了看我,然后很快地移开,那是微含隐忍的眼神。我相信我没看错。我低头,查看身上是否有何不妥。

 

也许是我平时太捣乱了,所以老师故意略过我的吧。

 

我这么想着放下了心,转头看向操场的你,啊啊,你还是那么混蛋,那么吸引女生,我有些气愤又委屈,明明我长得也不差对不对,怎么没有那么多女生追我呢。我胡思乱想着,回过神发现你正仰头看向我,我急忙转过头装作认真听课,又忍不住用眼角余光看看你的反应。诶——你好像是笑了?

 

什么嘛,你这家伙,原来也会笑的啊。

 

回过神来,老师已经离开了教室,氛围登时又热烈起来,大家三三两两的一起去买饭或是凑到一起有说有笑地吃着便当。我摸了摸肚子,自己走去了校园的食堂。

站到门口时,眼一扫竟然看到了你,我看了看你打的饭菜,怔住了。

 

……所以说为什么有那么多番茄啊。

 

望一望窗口排起的长队,再摸摸兜里剩下的零钱,我转身出了食堂。钱不够呢…反正一顿不吃也没关系的啦!嗯!没关系!

 

下午第二节课,也就是最后一节课,是最头疼的英语课,因为我总是说出口音奇怪的英文。

 

不过我今天似乎非常幸运,那个聒噪讲个不停的老师竟然没有点我的名,我放松长吁了一口气。

 

铃声打响了,瞟了眼课表,发现还剩下社团活动,我急忙收拾了东西赶往篮球社,路上又想起你和我好像是一个社的,所以经常笑我球技很烂来着,还总是喊我吊车尾。

 

每次嚷嚷着要决胜负的肯定是我,不过你总是会回一句“先把你那球技练好再说吧,吊车尾的。”然后转身离开。

 

我很不服气。所以我两关系总是很不合。

 

等我赶到的时候,你已经在练投篮了。我把包放下,远远站着看你的背影,很快你停下了动作,心情似乎有些烦躁,拿起水杯喝了几口,跟社长打了个照应便收拾东西准备回家。

 

天色暗了,有些阴沉,像是要下雨了。

 

你斜背着包走在路上,我静静在你的身后有些距离地跟着,不发一言。

 

周围同行的同学渐渐不在,你突然拐进一条昏暗的小巷,我好奇地跟着。

 

然后——

 

你的肩膀颤了起来,手捂住了脸,有些失力地蹲下,我听到几声溢出的哽咽,我的心开始发疼,我鼻子有些酸,我很想走上前拍拍你的肩,或者——抱抱你安慰你。

 

可我没有。

 

我突然想了起来,

 

我不在人世已有半年之余了。

Fin.

评论(4)
热度(16)

© 一月十七 | Powered by LOFTER